治安政策|民國黨官方網站
民國黨加強治安政策 - 政策

    民國黨加強治安政策


我國的治安統計數字,與民眾對於治安的感受存在不小的落差,例如,我國2014到2015年的治安狀況在IEP全球和平指數中排名世界第二,這個數字與官方所宣告的治安數據相呼應,但是民眾對於治安滿意度卻不高。主要的關鍵在於,我國警察的業務繁多,統計數字中的治安、破案率,涵蓋範圍廣,從殺人、搶劫、竊盜、恐嚇取財、偷車、毒品,到經濟犯罪。統計上把事後破獲犯罪案件視同維護治安,但是民眾對於治安最在意的是不要發生犯罪案件,這是數據治安與體感治安的差異。

民國黨主張,治安應回歸民眾的感受,而不只是統計資料;而為因應當前科技發展、網際網路無遠弗屆,打擊犯罪之決策、指揮、協調、調度,必須爭取時效並加強國內外情資交換與合作,警政署有必要提升組織層級,以確保國家安全無虞。

此外,為使警察以自身工作為榮,應補足警力的缺額、提升警察待遇與獎勵制度,並且檢討警察的公權力空間,以利人民保母確保全國民眾享有安全無虞的生活環境。

在所有治安問題中,毒品已成為我國治安最大隱患,許多交通事故、社會案件,甚至犯罪都源自毒品。毒品日益氾濫,甚至滲入校園,吸毒人口年齡愈來愈小,已成為教育的一大負擔,而政府戒治成效不彰,導致吸毒者再犯的機率極高,也亟需各界正視。

以下是民國黨加強社會治安的主要政策:

一、K他命由三級毒品改列二級毒品

毒品氾濫已成台灣第四大民怨,每年監所新增6萬多名犯人,煙毒就占超過五成,實為台灣治安第一大隱患。煙毒案件當中,又以K他命的擴散最為嚴重,這是因為K他命被列為三級毒品,除非擁有超過20克K他命,觸犯刑法,可以重判重罰外,若使用或擁有K他命未達20克者,僅觸犯社會秩序維護法,由簡易裁決,不需勒戒,此制度引誘年輕人輕易嘗試。然而,K他命對身心危害實大,一旦上癮,不但可能導致身體不受控制,生活完全失控,還往往造成毒犯輕生、家庭破裂。
民國黨主張,應將K他命改列二級,積極查緝與勒戒。對毒癮較輕的煙毒犯,另行設立矯正中心,輔導其戒除毒癮。

二、利用禪坐的方法消除毒癮

國家每年編列45億預算於監獄與勒戒所,但犯人仍然愈收愈多,這主要是因為超過八成吸毒犯會再犯,顯示政府的戒治方法沒有收效。目前政府戒治毒品完全依賴關押與藥物,無法消除吸毒者體內已形成的毒癮。政府只知戒毒,不知解毒。利用禪坐的方法,可以使腦波產生強有力的磁場,逐漸消除吸毒者對毒品的慾望,是真正能夠解除內心對毒品欲求的方法。該方法已在多個縣市檢察署試行,同時國外行之多年的戒毒方法「匿名談話會」也將禪坐課程納入,經證實,吸毒者再犯的情形能有效改善。
民國黨主張,將禪坐此種新解毒方法推廣至全國;同時,為幫助吸毒者戒毒後順利回到社會,應予以心理輔導,並提供其職業訓練,助其回歸社會的正軌。

三、成立跨部會的緝(反)毒專責專業機構

根除毒品須從源頭加強查緝做起,但目前國內緝毒工作分屬警政署、法務部、調查局、海巡署與海關等多個單位,缺乏專責機構,形成「人人有責任,人人不負責」的情形,而原本的中央反毒會報早已沒有運作(併入行政院治安會報),「向毒品宣戰」變成「只宣不戰」!
民國黨主張,仿效美國等多國行之有效的做法,成立跨部會的緝(反)毒專責專業單位,統合檢警調力量,讓台灣永遠杜絕毒品之害。

四、修法以確保查案效率

偵查手段由輕而重依序是調通聯、監聽、搜索、拘提與羈押,但現行法令對調通聯的限制反而最嚴,必須層層申報,其次是監聽,搜索反而比監聽、調通聯條件更寬,不管從人權的保護還是治安的維持上來說,都不合理。同時,調通聯、監聽、搜索的申請對象是法官,由輪值法官審核,法官體系卻常以「治安不是法院的工作」推諉,或因輪值法官本身是民事庭法官,因專業顯然不足而駁回,錯過辦案監聽、搜索時機。此外,警察巡邏盤查時,受限於《警察職權行使法》不能搜身,不利查緝犯罪。
民國黨主張,修訂《通訊保障法》與《警察職權行使法》,並效法德國設置專門負責監聽搜索票審查核發業務的「偵查法官」制度,以兼顧人權與辦案時機的掌握,並培養偵查法官的專業經驗。

五、補足警察員額

我國警察長期處於警力不足、勤務繁重的狀況。警察除了承擔治安的查緝、維持工作,還要承接許多專案業務(例如查緝盜採砂石與違法傾倒廢棄物等),對於警力的運作是不小的負擔。
但是我國的警力卻不足以對應這麼繁重的勤務。依據警政署在民國103年年底的統計,全國警力6萬6253人,尚有員額缺口7474人。此狀況並非特例,而是長期如此,警察員額長期不足的情況下,結果就是警察過勞,讓警察萌生退意。
可以預見的是,如果不能解決警察的缺額、改善工作環境,隨著資深警察的退休,除了讓警力不足的問題越來越大,還會造成警察執勤經驗的斷層。
民國黨主張,應補足警察員額,將警察/人民配編比例及警察勤務量合理化。

六、警政署提高為警政部,預算由中央編列,確立警政一條鞭

目前警察預算由地方編列,常發生地方首長、地方民意代表干涉警察運作,忽視警察專業,且造成中央與地方警政的不協調,讓警察無所適從。
此外,面對當前科技發展、網際網路無遠弗屆,打擊犯罪之決策、指揮、協調、調度,必須爭取時效並加強國內外情資交換與合作,傳統治安維護觀念已無法滿足當前環境需求。因此,警政署有必要提升組織層級。除能發揮組織決策之整合功能外,亦能強化統合治安力量以確保國家安全無虞。
民國黨主張,修法將警政署、海岸巡防署、消防署及入出境管理局等維護社會秩序及安全事務單位,整合成立「警政部」,直接隸屬行政院,統一治安事權,同時,警察預算由中央政府編列,確立警政由中央到地方一條鞭。

七、推動警察保險,並強化警察撫卹

相較一般公務員,警察工作時間長,且時時面臨身心危險與各種壓力,在此情況下,愈來愈少菁英願投入警界服務,導致警力嚴重斷層。
民國黨主張,推動警察保險,並強化警察撫卹,以保障警察福利,恢復警察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