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團體的福利保障,有法令卻沒落實?

弱勢團體的福利保障,有法令卻沒落實?       

黨員江爸爸:我是一個殘障家庭的單親爸爸,也因為這個身份,使得我有機會接觸了殘障弱勢團體,我今天某種程度也代表弱勢團體尤其是自閉症小孩的家長來這裡發言,雖然政府有很多的投入,但是資源的分配是有問題的,雖然政府的措施有法令在,但是沒有辦法落實,這部份我籲請民國黨能夠更深入更專業的來研究這個核心問題。

台北市議員徐世勳:我在學生時代就開始帶自閉症服務社團,也在台大那時候的兒童心理衛生中心擔任非常長時間的志工,我發覺,每一次我們號召再多的志工,卻永遠做不完社會服務,為什麼?因為你需要服務的人太多了!真正的問題出在哪?出在我們國家的制度面、我們對於社會照護上的制度面。

舉一個例子,像在台北市,很多自閉症家長們、甚至其他弱勢族群的家長們,他們來陳情,希望政府在推動社會住宅的時候,像有的家庭有自閉症孩子,當他年紀慢慢大了之後,父母的體力也越來越衰退,他們獨自來照顧他的孩子是有困難的,所以都會希望說,是不是能夠協助推動『雙老家園』,讓一群的類似情況的孩子跟家庭,能夠住在彼此週邊,互相照顧?

例如台北市政府要推動廣慈博愛院,本來就有一定的比例要照顧弱勢,我就針對像這樣的『雙老家園』,跟柯文哲市長提出這樣的建議,包含社會局長,他們都有相當正面的回覆,可是現階段,重點在監督:最後是不是能夠落實。

而很多人都知道,巴氏量表是衡量各種族群狀況的評估工具,但巴氏量表就沒有辦法衡量自閉症孩子,裡面有很多評測會讓自閉症孩子處於非常弱勢的狀態,導致他的實際狀況,卻比這個量表還要嚴重,讓很多家長在尋求社會補助、社會照護上面,得不到真正的照護,所以我在過去也提出質詢。這個社會對於弱勢族群的認識不足,以致於大家對於弱勢族群的接納包容跟照顧都不夠,民國黨一直在非常重要的理念跟觀念上面,我們一直保持著,希望要讓更多社會大眾真正認同我們照護關懷的這種理念,這是未來民國黨也是會努力推動的方向。